雨过一蝉噪,飘萧松桂秋。
青苔满阶砌,白鸟故迟留。
暮霭生深树,斜阳下小楼。
谁知竹西路,歌吹是扬州。
南方有佳木,十年蔚成林。
北国铸光剑,不舍伐南林。

席慕容说:我们都是戏子,在别人的故事里,留着自己的眼泪。演着演着,就忘记了真实的自己,误以为戏里面所上演的悲欢离合才是现实生活。是庄周梦蝶,还是蝶花庄周,不得而知。卸下艳丽脂粉,脱下凤冠霞帔,只剩下麻木的躯体,继续上演着戏外的苍白无力。

评论

© A.M.L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