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过一蝉噪,飘萧松桂秋。
青苔满阶砌,白鸟故迟留。
暮霭生深树,斜阳下小楼。
谁知竹西路,歌吹是扬州。
南方有佳木,十年蔚成林。
北国铸光剑,不舍伐南林。

登高远眺盼与您相会,遍寻人海,却再也不见您的踪影。如今,我已长成您所期待的模样,您在哪儿?今生还能有机会再见吗?是否还能像当初那样,大大的手掌亲厚的牵着小小的手,顺着夕阳的方向,幸福的一直走啊走

评论
热度(1)

© A.M.L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