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过一蝉噪,飘萧松桂秋。
青苔满阶砌,白鸟故迟留。
暮霭生深树,斜阳下小楼。
谁知竹西路,歌吹是扬州。
南方有佳木,十年蔚成林。
北国铸光剑,不舍伐南林。

每每听到雅尼的 夜莺,总令我热泪盈眶,或许其中掺杂着安徒生童话里那只夜莺的悲伤。夜之莺,夜之音,一段感情得多深沉、多浓烈,才能让人放生赴死?一首曲得多真挚、多细腻感人才能让闻着热泪盈眶?恨自己词穷,没能表达自己心中那浓的化不开的悲怆;恨自己鉴赏之力浅薄,没能更深一层的理解这首曲子。那缠绕在舌尖颤抖欲泣的笛音,是那为爱泣血而歌的莺吗?莺啊莺,你的爱将落于何处,又会结出怎样的果实?是否已经和着那最后的梵唱,消失在世界的尽头?

评论

© A.M.L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