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过一蝉噪,飘萧松桂秋。
青苔满阶砌,白鸟故迟留。
暮霭生深树,斜阳下小楼。
谁知竹西路,歌吹是扬州。
南方有佳木,十年蔚成林。
北国铸光剑,不舍伐南林。

越过山丘 虽然已白了头 
喋喋不休 时不我予的哀愁 
还未如愿见着不朽 就把自己先搞丢 

越过山丘 才发现无人等候 
喋喋不休 再也唤不回(了)温柔 
为何记不得 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 
在什么时候 * 

评论

© A.M.L | Powered by LOFTER